設為首頁 - 加入收藏 - 網站地圖我愛長治新聞52changzhi網
當前位置:我愛長治新聞52changzhi網 > 評論 > 正文

多數國家的政府接手了央行及貨幣發行權

時間:2019-07-01 15:01 來源:52changzhi.com 作者:我愛長治新聞網

  Facebook發布Libra穩定幣,比特幣一路狂飆破萬美元,數字貨幣重回大眾視野。

  這次Facebook這位濃眉大眼的“正統”玩家參與,背后還帶著Visa、PayPal、Uber、Andreessen Horowitz等重量級玩票,再加上這兩年屢撞“政治墻”的扎克伯格,爭議與非議自然少不了。

  Facebook發行數字貨幣,挑戰美元霸權,終結法幣統治,彰顯扎克伯格的政治野心,展現區塊鏈及數字貨幣的未來統治力。此論多見于加密貨幣追隨者、去中心化信仰者以及“密碼朋克”。

  美國意圖以Libra無國界貨幣及銀行體系,擊潰他國法幣體系、外匯及金融市場,促使他國資本外流,掌控數字時代的貨幣霸權。此論多見于反美帝、美元霸權者,以及陰謀論擁護者。

  比特幣、數字貨幣以及Libra沒有價值,皆為泡沫、騙局,是聰明的人向相信的人收取的智商稅;只有國家才能夠發行貨幣,貨幣的非國家化走不通。

  此論支持者眾,包括比爾·蓋茨等傳統技術勢力、巴菲特等傳統金融勢力、羅伯特·希勒等傳統學術勢力、金融監管者、數字貨幣受害者、勞動價值論者以及普羅大眾。

  這是一種相對開放的態度:不排斥新技術,分布式、區塊鏈值得關注,若技術成熟有應用空間;不反對新貨幣及新金融體系,認為當前國際貨幣體系存在問題,新貨幣或可作為解決方案之一;從數字貨幣到數字央行,再到數字金融,無國界的貨幣及金融體系值得試錯。

  可見,此事爭議甚大,不可小覷,并非三言兩語能夠定論。主要原因是信息技術(分布式計算、加密技術)、貨幣及金融體系,復雜而精深。經濟學家不懂技術,工程師難懂貨幣,二者長期隔離、不易通透。

  Facebook加密貨幣“Libra”白皮書【1】開篇便霸氣側漏:“Libra的使命是建立一套簡單的、無國界的貨幣和為數十億人服務的金融基礎設施。”

  扎克伯格的野心是發行一個無國界的超主權數字貨幣,重構全球金融基礎設施。反過來,Facebook加密貨幣“Libra”實際上在挑戰傳統法幣及金融體系的權威。

  10年前,即2009年1月3日,比特幣網絡第一個區塊被挖出時,中本聰嵌入文本:“泰晤士報2009年1月3日,財政大臣站在第二次救助銀行的邊緣”。

  此時,美聯儲主席伯南克正在推行第一期量化寬松,決定購買3000億的美元長期國債、收購房利美與房地美發行的大量的抵押貸款支持證券。

  “舉大義”需要頂層設計,抓住時代的弱點。陳勝吳廣高呼:“王侯將相寧有種乎”,群雄草寇揭竿而起。“高祖斬蛇,平帝還命”,劉邦斬白蛇起義,奪得天下。

  2008年金融危機后,全球主要國家央行實施寬松貨幣政策,美元及主要法幣貶值,全球流動性泛濫,引發眾多民眾不滿,但又似乎無可奈何。

  中本聰直指法幣的要害:“傳統貨幣的根本問題就是,它們必須得到全部的信任才能發揮作用。必須信任中央銀行不會使貨幣貶值,然而歷史上卻不乏違背這一承諾的情況……”

  中本聰的做法是,發布一個無國界貨幣——比特幣,建立“一個點對點的電子現金支付系統”【2】。比特幣背后至少包含三層含義:

  二是比特幣網絡是一個去中心化的分布式網絡,一個無國界的銀行轉賬及支付系統;

  三是比特幣的出現,意味著一種非國家化的超主權貨幣以及無國界金融體系的嘗試。

  Facebook加密貨幣“Libra”則是在這個三個層含義上強化了可執行性。

  這是一個看似簡單而又非常難回答的問題。根據當前主要國家的法律,法幣受到國家法律保護,具有法償性和強制性,私人貨幣不受認可。

  在上個世紀70年代,哈耶克將自由主義思想貫徹到底,瞄準自由經濟的最后堡壘——國家法定貨幣,提出一個驚世駭俗的主張——貨幣的非國家化,質疑政府壟斷貨幣發行的法理性,主張競爭性貨幣來打破政府對貨幣的壟斷。

  為此,哈耶克出版了《貨幣的非國家化》一書。這本書如今成為數字貨幣支持者的理論大旗。但實際上很少人看過這本書,此書引進中國后很快就絕版了,直到今年才重新出版。

  不過,可惜的是哈耶克在書中并沒有提供詳實的歷史數據或可靠的理論,論證貨幣的非國家化的可行性。他只是提出了諸多問題【6】:

  歷史上,黃金、白銀、銀行券都不是法定貨幣,貨幣的非國家化的時間遠遠大于國家化,為什么貨幣一定要國家壟斷?

  既然相信市場競爭是資源配置效率最高的手段,那么為什么貨幣發行不交給市場來解決?

  市場的價格、供給、競爭機制,可以防止貨幣超發,維持價格穩定,國家壟斷反而導致貨幣超發、貨幣貶值,為什么不用市場機制來解決通貨膨脹問題?

  凱恩斯主義者與新自由主義者難有共通之處,但他們都堅持貨幣由國家壟斷。哈耶克問弗里德曼,你既然是市場自由主義者,為什么在貨幣問題上卻不相信市場?

  弗老答不上來,只說貨幣很重要,不可輕舉妄動,只能由國家控制。事實上,絕大多數經濟學家都堅持貨幣國家化,但都沒有可靠的理論支持。

  早期人們使用的貝殼、鐵釘、食鹽、石幣、金銀、銀行券都不是國家化的,都是市場自發形成的。比如銀行券是早期威尼斯、倫敦等城市的私人金鋪向客戶發行的“憑證”。

  最早的央行英格蘭銀行,是由蘇格蘭人威廉·彼得森于1694年創立的。這家英國皇家特許的央行最初是私人性質,主要為政府籌措戰爭經費,并擁有發幣權。

  1844年,皮爾首相推行了新銀行法《皮爾條例》【4】,將英格蘭銀行改組,分設發行部和銀行部。

  《皮爾條例》的推出,在貨幣歷史上是一個標志性事件。這個條例規定不再增加私人發幣銀行,現存銀行的貨幣發行額度受到限制。當時英格蘭一共有279家私人銀行及股份制銀行擁有發幣權,若銀行倒閉則發行額度自然失效,其額度轉移到英格蘭銀行。

  英格蘭銀行的發行部實際上承擔了央行的基本職能,包括發行貨幣;管理國債;同財政部和財政大臣協作,執行貨幣政策;代理政府保管黃金外匯儲備,等等。

  《皮爾條例》削弱了私人銀行發幣權,控制了私人銀行法幣額度,確認了英格蘭銀行的央行地位以及英格蘭銀行券的法償貨幣地位。

  后來,為了避免“既當裁判員又當運動員”的沖突,英格蘭銀行逐漸放棄了商業銀行業務,成為名副其實的央行,并于1946年由工黨政府收歸國有。

  英格蘭銀行成為其它國家央行的標準模板,扮演“最后貸款人”的角色,是“發行的銀行、銀行的銀行、政府的銀行”【3】。

  不過,在《皮爾條例》通過后,當時的英國哲學家赫伯特·斯賓塞對此提出質疑(可見,哈耶克不是貨幣非國家化思想的首創者)。

  斯賓塞的理由跟哈耶克如出一轍,他指出【10】:“既然我們信賴雜貨店老板賣給我們的茶葉的分量,我們也相信面包店主賣給我們的面包的分量,那我們也可以信賴希頓父子公司(Heaton and Sons)或伯明翰的其他企業也會根據其風險、利潤來供應我們沙弗林與先令。”

  斯賓塞的主張,惹惱了英國著名經濟學家杰文斯。杰文斯直截了當地說:“沒有任何東西比貨幣更不適宜于交給企業進行競爭的了”。杰文斯搬出了“格雷欣法則”作為依據,他說:“良幣不可能驅逐劣幣恰恰證明了這一法則”。

  后來,經濟學界普遍接受了杰文斯的觀點,即貨幣市場容易出現劣幣驅逐良幣的問題,因此貨幣發行應該交給國家。在戰爭年代,多數國家的政府接手了央行及貨幣發行權。此后,人們逐漸習慣了貨幣國家化及法定貨幣的規則。

  但是,杰文斯實際上忽略了一點,任何市場都存在“格雷欣法則”,競爭越不充分的市場,劣幣驅逐良幣現象越嚴重。

  政府規定只能使用金銀來鑄幣,或者壟斷了發行市場,才會出現劣幣驅逐良幣。如果貨幣市場充分競爭,劣幣沒有人接收自然就被淘汰。國際貨幣市場實際上是一個相對競爭的市場,沒有人接收委內瑞拉玻利瓦爾這類的貶值貨幣。

  自亞當·斯密以來,經濟學家都認為貨幣源于普通商品,屬于一般等價物,沒有凝結人類勞動的貨幣沒有價值。這種貨幣理念一直誤導了經濟學家和大眾。

  自1970年代以來,經濟學家開始反思貨幣的本質及起源。貨幣即合約(契約)的主張,逐漸得到認可。

  新制度經濟學家認為,貨幣的本質是一組合約,是一群市場主體共同協商的一種解決市場交易的制度安排,F代貨幣理論(MMT)認為,貨幣起源于債券債務,屬于債務記賬工具及債務契約(欠條)。不過,MMT認為,貨幣必須由國家掌控【9】。

  例如,一個島上沒有貨幣交易不便利,島民們協商采用一種中介物有助于交易達成。假如他們共同確定用石幣作為交易中介物,那么石幣就是貨幣,也是大家共同要遵守的契約——促進交易便利性的契約。

  貨幣起因于交易費用,為了降低交易費用,人們協商使用一種制度來解決。人類歷史上,孟加拉人協商用貝殼做交易,草原民族協商用羊皮做交易,雅浦島民協商用石幣做交易,監獄獄友協商用香煙做交易……

  法定貨幣的出現,與國家的出現本質上是一樣的。國家,也是一種合約安排,但它有一個演化過程。

  美國著名的人類學家摩爾根(著有《古代社會》,在《婚姻經濟學》一文中有所涉獵)、塞維斯等提出國家群演論。摩爾根認為,國家按照“氏族-部落-部落聯盟-國家”演化而來。塞維斯將部落聯盟改成酋邦。

  霍布斯、洛克、盧梭、斯賓諾莎等啟蒙思想家提出社會契約論,認為國家就是國民達成的一組契約,通過建立國家機器來保護自己的財產及生命安全。

  與氏族、部落、部落聯盟區別是,國家這個契約水平更高,權力、義務、責任及履約能力都更強。其實,這也是法定貨幣與其它貨幣的區別。

  貝殼、羊皮、食鹽、鐵釘、石幣、銅錢、金銀都曾經是一些群體共同協商的貨幣,即契約。但是,國家的出現及強化后,國民除了協商如何組建暴力機關保護財產及安全,還協商如何確定一種交易媒介(貨幣),促進商品交易。

  在古代,國家越早出現,國家力量越強大,法定貨幣越早誕生且越牢固。在秦國一統天下后就統一了貨幣。

  在近代,隨著商品交易越來越頻繁,法定貨幣的信用優勢開始發揮,貝殼、羊皮、食鹽、鐵釘等各類貨幣大規模消失,逐漸被法定貨幣取代。在大規模商品貿易中,貨幣的網絡效應展現得淋漓盡致。同時,網絡效應又強化了法定貨幣的國家壟斷地位。

  一、貝殼、食鹽、鐵釘、石幣、金銀等商品貨幣和金屬貨幣,更多是市場自發形成的,屬于市場自發形成的合約,而不是集中協商的結果。

  這屬于奧地利學派的主張。他們認為,市場是一個自發秩序。當沒有貨幣時,所有人的交易對象為了將自己的東西交易出去,同時獲得想要的東西,都在猜測、試探交易對方最想得到什么。

  經過幾十年、幾百年的試探后,當地人的偏好逐漸趨同,比如島民認為石幣最好,草原民族認為羊皮最好,海邊漁民認為貝殼最好。這樣不同地方就由市場自發形成了不同的貨幣。

  奧派認為,貨幣不是某一個人創造的,而是經過漫長的歷史由市場自發、演變形成的。在交易成本極高的環境下,交易者不斷地探索、揣測以及最終形成共識(合約)。

  古代國家具有明顯的暴力及統治色彩,國民只能被動接受包括法定貨幣在內的一切,屬于被統治對象。其中,貨幣也是國家統治的一種手段。

  從貨幣的本質來看,貨幣不過是一群人的一組市場合約,法幣是國民的市場合約,國際貨幣體系則是各國一切簽署的市場合約,如一戰前的黃金標準、二戰后的布雷頓森林體系。

  所以,貨幣不論從歷史上,還是本質的角度,都不屬國家的特權。即使在法定貨幣時代,也存在大量的私人貨幣、非法定貨幣作為補充。

  由于古代國家統治力有限,法定金屬貨幣因運輸、切割等問題,無法滲透到偏遠村落,催生了大量非法定貨幣。

  日本東京大學黑田明伸教授在《貨幣制度的世界史》【7】一書中,在古代貨幣方面做了大量的史實研究。他發現,在古中國、近世日本的偏遠村落,由于貨幣奇缺,村民們只能用米、雞蛋等作為交易媒介,同時還存在不少“債券債務型貨幣”——借米、借工等欠條合約或口頭承諾。

  在近代特殊時期,也存在非法定貨幣。弗里德曼在《貨幣的禍害》【5】中講述了一個大蕭條之后的故事——美國華盛頓州一個叫特奈諾集鎮協商用木片充當貨幣。

  受到大蕭條沖擊,特奈諾集鎮上1055家銀行全部停止兌付,一時間城中的交易癱瘓。但是,商工會議所計劃發行相當于儲戶存款25%額度的證書,其中一部分證書以印刷了25美分等面額、明信片大小的木片形式發行,商人們同意接受這種貨幣,并以此渡過難關。

  黑田明伸教授【7】對此分析:“并不基于確實的債權、沒有來自政府的保證、只是以其本身不過是木片或紙屑作為通貨而流通,完全是基于城里的人們共有的松散約定。”

  作為合約理論頂級專家,張五常先生堅持貨幣即合約的主張。他在《經濟解釋》【8】一書中講述了一個例子:戰爭年代出現這種情況,將10元紙幣撕成兩半使用,半張為5元。撕成一半的貨幣,銀行不接收(除非兌換新幣),法律已不承認,但市場依然認可,以5元價值交易。

  黑田明伸教授在《貨幣制度的世界史》【7】中使用了著名的瑪麗亞·特麗薩銀幣——一種在19、20世紀廣泛流通于紅海周邊國家的通用貨幣。凱恩斯、哈耶克、韋伯在內的諸多經濟學家都關注過這一歷史貨幣。

  瑪麗亞·特麗薩銀幣是一種超越國家權威、疆域、民族及文化的自由貨幣,旣悂·特麗薩銀幣最早是由奧地利發行的法定貨幣,由18世紀著名的奧地利女皇冠名。

  瑪麗亞·特麗薩銀幣,作為最初的奧地利法定貨幣,之后廣泛流通于遠離奧地利本土的非洲、西亞國家,成為跨國結算貨幣,相當于國際區域性貨幣。

  1854年,瑪麗亞·特麗薩銀幣在奧地利國內被廢除,在奧斯曼帝國也被禁止,成了“非法定貨幣”。但這種來自維也納的銀幣不但沒有縮減,反而更為廣泛的長時間流通,英國公司在紅海領域的皮革、石油、食糖、纖維制品等貿易都是以該銀幣結算。

  為了支持國際貿易,維也納、意大利羅馬、英國倫敦、法國巴黎、英屬印度孟買、比利時布魯塞爾都加入瑪麗亞·特麗薩銀幣的鑄造中。

  理解了貨幣歷史及本質后,我們就很容易明白,貨幣的非國家化、國家化都是一種協議。美元是美國人的合約,歐元是歐元區國家的合約,數字貨幣是數字貨幣持有者的合約。本質上,所有的貨幣都是協議本位。

  合約,數字貨幣支持者一般理解為“共識”,執行合約叫“記賬”。利用“共識算法”發行數字貨幣,如比特幣的工作量證明(POW)。所謂“共識算法”就是協議里具體的權力、義務及規則,如工作量證明則是按照哈希運算效率來競爭記賬權。

  比特幣是比特幣支持者們的合約,以太坊是以太坊支持者們的合約,Libra穩定幣是Facebook支持者們(27億全球潛在用戶)的合約。

  以太坊是個典型合約——智能合約,開發者可以利用智能合約開發Dapp,支持者們可以使用以太坊投資、消費Dapp。這就是這一共識貨幣的應用場景。

  Visa、PayPal、Uber將成為Libra穩定幣的信用節點,預計Libra穩定幣也有相當廣闊的應用場景。這將對以太坊、EOS構成了強大的競爭。

  既然都是貨幣,Libra穩定幣出身于“豪門”,比特幣是數字貨幣及區塊鏈的開山鼻祖,二者能否挑戰美元?

  根據貨幣的本質——貨幣即合約,貨幣的非國家化在歷史上、理論上都站得住腳,比特幣、以太坊、Libra穩定幣以及私人發幣,至少具有“合理性”,其合法性則適用于各國法律。

  但是,比特幣、以太坊、EOS以及絕大部分數字貨幣,因其發幣機制存在致命缺陷(合約缺陷),喪失了貨幣的交易功能,淪為投機性數字資產。

  以上貨幣即合約的主張,論證了貨幣的非國家化的合理性,但是我們沒有探討合約的具體內容。

  不管是市場自發形成的協議,還是群體、國家協商制定的合約,目的都是為了確定一個可靠、可信的交易媒介(貨幣)。何為可靠、可信?

  除了質地均勻、不易腐爛、便于攜帶、易于切割外,最根本的是價格(價值)穩定。沒有任何一個國家、群體會使用一種不穩定的媒介作為貨幣。歷史上,沒有任何一種不穩定的貨幣能夠長久。所有的貨幣都崩潰于大幅度貶值,或相對價值不穩定。

  反過來,如果貨幣價格不穩定,尤其是大幅度貶值,就相當于貨幣當局違反合約、背棄承諾。

  張五常先生在《經濟解釋》【8】中一針見血地指出:“從合約的角度看貨幣是重要的,而這樣看,通脹或通縮的出現算是毀約……我們聽到的要求穩定物價的聲浪其實是要求守約。”

  一是國家違背了貨幣合約,沒有履行維護貨幣價格穩定的義務,沒有提供一個可靠、可信、價格穩定的交易媒介給國民。西方國家非?粗刎泿女斁重撠熑说膫人信用。

  二是國家發行了太多“欠條”,當國家沒有足夠的資產來“兌換”時,就意味著國家信用破產,貨幣大幅度貶值。

  1971年,美國發行了太多美元,沒有足夠的黃金儲備供成員國政府兌換,因此宣布關閉黃金兌換窗口。這意味著美國單方面撕毀了布雷頓森林體系這一國際貨幣協議。

  再看比特幣、以太坊和EOS,這三種數字貨幣的價格漲跌幅度都非常大,價格極度不穩定,本質上是違背了貨幣合約,致使其喪失了貨幣的交易功能屬性。他們從此與貨幣漸行漸遠,徹底變成了投機性數字資產。

  首先,比特幣、以太坊、EOS強調去中心化,沒有貨幣發行的責任主體。換言之,沒有一個類似于央行的機構來維護貨幣價格的穩定。

  其次,比特幣是一個封閉的、與市場隔絕的發行機制,無法維護貨幣價格的穩定。

  中本聰表達了對傳統銀行系統的不信任以及貨幣超發的不滿,試圖通過定額發行(2100萬枚)的方式維持比特幣不貶值。實際上,這種辦法是機械的、無效的。

  貨幣不是為了發行而發行,貨幣的功能是服務于市場交易。貨幣不應該定額發行,而是按市場需要發行。

  中本聰采用定額發行機制,試圖讓比特幣不斷升值。實際上,貨幣升值與貶值一樣,都是違背了合約,都不利于商品交易。貨幣的天職是價值穩定,而不是升值或貶值。

  以太坊的智能合約推動了Dapp的發展,也為以太坊這一貨幣找到了一個很好的應用場景。很多人購買以太坊投資項目,項目方也樂于收取以太坊。但是,當以太坊價格大幅度下跌時,這一美好的應用場景就崩潰了。

  去年下半年每當比特幣下跌時,以太坊跌得更加兇狠,尤其是比特幣跌破6000美元關鍵支撐時,以太坊大幅度殺跌。原因就是大量項目方拋售以太坊發生集體踩踏,他們拋棄以太坊換回美元以穩定財富值。

  其實,目前以太坊的臺子存在技術性障礙。以太坊與比特幣一樣都面臨擁擠的問題,目前一個稍微火爆的游戲就可以堵死以太坊。以太坊試圖用分片技術(分組記賬)來改進,但這項技術估計還得兩年才能成熟應用。這是當前區塊鏈技術的弊端。

  EOS選擇超級節點(Facebook的Libra也采用此辦法)來解決以太坊的擁堵問題。為了維持超級節點,EOS制定了社區“憲法”,“憲法”實際上就是貨幣合約。有人認為,超級節點并非真正的去中心,違背了分布式精神,屬于超級玩家的豪門游戲。

  其實,EOS的超級節點雖然擴展了應用場景,提升了記賬效率,但本質問題與以太坊一樣,都沒有辦法維持貨幣價格穩定。

  這是近代之前最樸素、最原始、最常用的辦法。比如島民偏好石幣,漁民偏好貝殼,游牧民族偏好羊皮,比特幣擁躉們偏好比特幣。

  后來,金屬,尤其是金銀,從眾多商品貨幣中脫穎而出,成為大多數國家的金屬貨幣。金屬貨幣只是一種特殊的商品貨幣,具有更高的信用。

  貨幣等于最靠譜的商品,這完全符合勞動價值觀主張。由于大量的歷史記載,再加上根深蒂固的勞動價值論,經濟學家及大眾對貨幣的本質產生了誤解:

  其實,貨幣的價值與商品、黃金無關,商品和金屬只是歷史上解決貨幣價格穩定、保障貨幣信用的最樸素的解決辦法。貨幣的價值與有沒有人類的勞動無關,貨幣的價值來自貨幣的交易功能,有交易功能則有價值。正如陽光的價值,與人類及勞動無關,其價值來自其功能屬性。

  遠古社會,由于信息不對稱、剩余物資奇缺,并不具備物物交換的條件。當時,更多的交換不是空間上的交換,而是時間上的交換。

  比如,甲沒有食物,也沒有東西交換,怎么辦?甲找到族長,族長出面讓乙借一條豹腿給甲充饑,甲承諾下次打到獵物歸還一只豹腿或小鹿。

  這種交易中,甲相當于給乙寫了一張欠條,或一個口頭承諾。這個欠條和承諾就是一種貨幣,即債權債務合約。族長的權威、約定俗成的規則以及甲的信用,是這一貨幣合約的保障。這就是債券債務型合約。

  甲兌現承諾,按期、足額歸還乙一只豹腿或小鹿,說明貨幣沒有違約,“欠條”也沒有貶值。

  最開始,政府利用國家的信用,結合第一種辦法,即商品貨幣的思維和勞動價值論主張,來構建金本位法幣。

  各國政府直接鑄金屬貨幣,如金幣、銀幣、銅錢。后來,銀行券誕生后,才有金本位紙幣,比如一戰前的英鎊、二戰后的美元。

  但是,這個時候的紙幣不能隨便發行,而是以黃金為資產儲備發行。這種發行機制最大的好處是維持貨幣價格穩定。

  早在英格蘭銀行成立時,該銀行就采用了資產負債表的方式——一邊是黃金資產,一邊是英格蘭銀行券負債確定這一發行機制。這成為了之后各國央行堅守金本位制度及穩定貨幣價格的典范。

  英格蘭發行部可以用持有的1400萬英鎊證券以及貴金屬作為發行準備,發行等額銀行券。其中用證券做準備的發行最高限額為1400萬英鎊。超過此限額要用金銀做準備,其中白銀做準備的發行不得超過25%。

  任何人都可以按3英鎊17先令9便士兌換1盎司黃金的比價向發行部兌換黃金。

  金本位貨幣的合約本質是,紙幣能否以固定的價格兌換黃金。這就是黃金標準的信用。

  二戰后,美國建立的布雷頓森林體系,也是基于金本位的國際貨幣體系。在這個體系中,33美元兌換一盎司黃金,只限于成員國政府兌換,個人沒有權力兌換。

  但是,法國、西班牙等國政府不斷地拿美元去美聯儲兌換黃金,導致美國黃金儲備不斷下降,黃金價格持續上漲,最終無法維持黃金比價而關閉兌換窗口。

  信用貨幣無法剛性兌付黃金,成為真正意義上的紙幣。美元、歐元、日元發出的是徹底的“欠條”,你抵押房子給銀行,銀行只給你一張無法兌換黃金的“欠條”。所以,很多人覺得,還是要恢復到金本位。

  其實,商品貨幣、金屬貨幣、金本位貨幣被淘汰是歷史的必然選擇。隨著國際貿易持續加大,美聯儲必須印刷更多美元,但是黃金增長卻非常有限,這樣美元必然貶值,黃金價格上漲,如此美元無法錨定黃金,最終金本位合約崩潰。

  信用本位替代金本位,實際上是回歸了貨幣的本質——一種純合約本位貨幣,不需要商品、黃金兜底,僅依靠制度安排。

  但是,不錨定、不兌換黃金的信用本位的難題是,這一制度安排如何確保不違約,保障信用貨幣不貶值?

  信用本位貨幣,實際上是一個高度制度化的貨幣,是一個履約責任重大的合約安排。從1970年代開始,央行在三個方面強化了合約制度:

  一是強化央行的獨立性,發幣權不被政府及任何組織掌控,促進貨幣政策目標的單一化,通常以控制通脹為目標,旨在穩定貨幣價格,履行貨幣合約。

  除了調整利率和準備金率,央行最常用的調控辦法就是公開市場操作,即通過買賣證券、國債、外匯儲備等資產來回收、釋放本幣,以維持本幣價格穩定。

  比特幣缺少一個像央行公開市場操作委員會一樣機構,也沒有任何資產用于買賣來調節價格。

  認真閱讀比特幣白皮書,你會發現,中本聰當時設計比特幣的核心目的是,建立一個“點對點的電子現金支付系統”,即建立了一個無國界的銀行系統。而數字貨幣(比特幣)只是這一系統下的副產品。

  比特幣網絡是一個去中心化的分布式系統,它與支付寶、商業銀行系統的技術邏輯完全相反。假如,甲向乙轉賬1000元,此時會面臨一些問題,如余額、收款人賬號匹配的驗證,雙重支付問題等。通常我們會引入一個第三方權威來處理這些問題,比如銀行系統、支付寶系統。

  但是,中本聰認為,第三方權威不可信。他在白皮書中這樣寫道:“可是該解決方案的問題在于,整個貨幣系統的命運完全依賴于運作造幣廠的公司,因為每一筆交易都要經過該造幣廠的確認,而該造幣廠就好比是一家銀行。”

  中本聰的辦法是將這些問題交給大家(節點)處理,防止被人控制。大家選擇一個人來操作,然后監督他完成。這就是與中心化相對的分布式計算。

  不是民主投票,而是自由競爭。中本聰出一道數學題,解哈希函數,即“在自己的區塊中找到一個具有足夠難度的工作量證明”。當然這個工作由計算機來完成,算力越強的計算機,競爭勝出的機會越大。這樣算力超強的專業礦機就誕生出來了。

  當全網廣播和其它節點確認后,你就可以將這些轉賬記錄在區塊之中,然后“跟隨該區塊的末尾,制造新的區塊以延長該鏈條”。這個過程就叫“記賬”,這個鏈條就是區塊鏈。

  這個記賬過程是公開的、平等的、不可逆的,被認為是更加可信的。這就是區塊鏈的價值。

  中本聰想了一個辦法,誰記一筆賬,即挖到一個區塊,獎勵若干個比特幣(現在大概是12個)。這是一種獎勵機制。

  所以,挖礦實際上是為了爭奪記賬權,比特幣(作為貨幣)實際上是為了驅動比特幣區塊鏈網絡而設計的獎勵機制。

  比特幣支持者認為,這種獎勵機制按照工作量證明(POW),即多勞多得的辦法是最公平的。

  再看法幣發行機制,沒有房子抵押無法得到貨幣。一旦貨幣超發,貨幣潮水流向富人及大企業,而拿不到貨幣的企業及窮人則被通脹。央行不遵守貨幣合約超發貨幣,實際上是向窮人抽取鑄幣稅,加大貧富差距。

  但是,從貨幣的角度來看,比特幣的工作量證明存在致命缺陷,這一貨幣發行機制意味著勞動的純消耗,沒有積累任何資產,沒有資產的結果不是比特幣不值錢,而是無法通過買賣資產來維持比特幣的價格。

  有些人認為,比特幣消耗了這么多電和礦機,維持一個跨國界的分布式銀行系統是值得的。這固然沒錯,但從貨幣的角度來說,這導致比特幣完全違背了貨幣合約,比特幣價格波動劇烈,失去了貨幣價值。

  從白皮書來看,中本聰的愿望并不是建立一個無國界貨幣,而是一個全球化的分布式銀行系統。

  失去了貨幣價值后,比特幣只剩下投機性數字資產的價值。投機性資產,還有價值嗎?

  美國不少投機市場,投機只是一個中性詞。一般來說,期貨投機市場有價格發現的價值,即晴雨表、風向標,還有風險轉移的價值——低風險偏好者將風險轉移給高風險偏好者。

  比特幣并不存在風險轉移的價值,只存在“晴雨表”的價值。由于比特幣是一個無國界的分布式轉賬系統,國際局勢一旦緊張,如伊朗局勢、法幣惡性通脹,這一系統的價值就會提升——資金外流、洗錢。

  由于其流動性比黃金更強、全球化交易更加便捷,所以比特幣可能會替代黃金指數成為國際局勢的“晴雨表”。

  所以,基于無國界的分布式銀行系統,比特幣最大的空間應該是“數字黃金”。當然,比特幣能否替代黃金依然存有爭議,二者在線上、線下應該都有各自領先的地位。

  比特幣的價格實際上是由市場自發形成的,這一點其實了不起。與很多區塊鏈項目一樣,以太坊最開始是以私募起家的,當時融了不少比特幣。但是,比特幣價格波動太大,無法作為資產來穩定以太坊價格。同理,其它數字貨幣融得以太坊、EOS,也無法用后者穩定其價格。

  當然,最開始有些區塊鏈項目試圖以股份為資產發行貨幣進行融資,這種貨幣實際上就是證券本位貨幣。

  但是,由于股票抵押涉嫌違反主要國家的證券法,絕大多數項目都放棄了這種方式。這就導致區塊鏈項目及數字貨幣缺乏有價資產儲備,成為無本之木、無水之源,全部淪為投機性數字資產。

  由于數字貨幣技術難度低、發行成本低,大量數字資產上市。本來交易所自由競爭,有上市又有退市,可以優化數字貨幣資產。但是,由于交易所組建的成本極低、監管缺失,大量交易所上線、大量數字貨幣上線,導致整個市場“貨幣”泛濫、洪水滔天。

  比特幣、以太坊以及數字貨幣,一旦失去了貨幣功能,淪為數字資產,就徹底失去了挑戰美元及法幣的資格。

  貨幣是金融體系的基石,任何資產的定價權都掌握在貨幣手上,數字貨幣的價格都被法幣控制。比如,中國的房地產、股票以及其它資產都放在一個籃子里,其價格都由人民幣價格決定。比特幣的價格由美元決定,尤其是比特幣期貨上線后,美元勢力對比特幣期貨及現貨價格形成降維打擊。

  Facebook的穩定幣Libra,規避比特幣發幣機制上的弊端,采用了EOS超級信用節點的優勢,結合了現代貨幣制度——以一籃子貨幣為儲備資產,是一個相對完善的數字貨幣合約。

  從白皮書來看,Libra類似于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發行的特別提款權(Special Drawing Right,SDR),亦稱“紙黃金”(Paper Gold)。

  1969年,美元危機爆發,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提出創設一種補充性的國際儲備資產,作為對美國以外美元供給的補充。這就是特別提款權的由來。特別提款權的價值,目前由美元、歐元、人民幣、日元和英鎊組成的一籃子儲備貨幣決定。

  但是,特別提款權有特定的使用范圍,成員國政府(非私人)才可以使用,主要用于償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債務、彌補會員國政府之間國際收支逆差。

  不出意外的話,Libra的儲備資產應該也是美元、歐元、英鎊、日元以及美債等一籃子資產組成。

  與比特幣相比,Libra擁有資產儲備,而且可以通過買賣美元、美債等方式維持其價格穩定。這樣Libra有條件履行其貨幣合約,成為真正意義上的“貨幣”。

  我們經常說美元霸權,到底什么是美元霸權?我們可以用一個關鍵詞——鑄幣稅來概括。美元是如何向全球收取鑄幣稅?一般有以下四種方式:

  這一點任何國家的法幣都一樣,因為法幣是信用貨幣,本質上是欠條,你給我資產,我給你欠條,收取你的鑄幣稅,F在國際結算使用最多的就是美元,美元收取了最多的鑄幣稅。

  從貨幣的本質來說,這種鑄幣稅其實不算“稅”。因為貨幣是一種“通用”欠條,是一種交易解決方案,為你提供了交易便利,實際上是有價值的。

  這種現象比較明顯。貨幣超發導致美元貶值,意味著美聯儲不受合約。這種不守約行為,導致其它國家的美元外匯儲備縮水,沖刷美國政府的債務負擔。這就變相向全球收取鑄幣稅。

  這種收稅方式極為隱蔽,極少人察覺。如今,美聯儲資產負債表里最主要的資產便是美債。相比黃金、證券,以美債為資產發行美元是成本最低的方式(對于整個美國來說)。

  美債本身是欠條,用欠條發行另一種欠條——美元。這樣做的好處是政府只需要支付不到3%的利息,即可擴張美元。美國企業從商業銀行拿到美元在全球投資的收益率超過15%。

  倘若美聯儲以黃金、證券為資產擴張貨幣,美國政府購買黃金、證券的成本要比自己發美債的成本高很多。

  美元的升值周期備受詬病,美聯儲每次加息都會引發他國的債務危機和貨幣危機,甚至引爆全球金融危機。

  這是美元霸權的突出表現,也是當今世界貨幣體系的核心問題。美元作為“世界貨幣”,理論上應該是全球市場自發形成的共同合約,但是它又是美國人的法幣。美元只對美國人負責,不對他國負責。美元的責任與其權力不相稱,法定貨幣的“小責任”與經濟全球化的“大權力”相沖突。

  所以,美元寬松和緊縮只會考慮美國本國利益,一些國家則慘遭收割。那么,具體是怎么收割的呢?

  打開其它國家的央行負債表,你會發現,很多國家的央行都以美元、美債為儲備資產發行貨幣。這樣是否有問題?

  如果美元升值,意味著他國央行負債表的資產通縮,本幣貶值。這個時候怎么辦?一般都會出售部分資產維持本幣價格。但是,如何美元儲備不夠怎么辦?本幣貶值就不可避免,如果大幅度貶值則會引發貨幣危機或債務危機。

  拉美債務危機、亞洲金融危機,以及這兩年土耳其、阿根廷等新興國家貨幣危機,都是這種原因造成的。

  所以,以美元為資產儲備的貨幣,可能會被美元收割,命運的關鍵在于是否有足夠的外匯儲備。

  為什么新興國家尤其是拉美國家總是被美元收割?主要原因是這些國家的經濟實力不強,出口創匯能力不足,無法維持本幣價格,同時還大舉美債。港幣能夠長期錨定美元的原因是香港經濟跟得上美國節奏,擁有足夠的外匯儲備。

  港元是美元本位,以美元為資產儲備發行。Libra與港元類似,錨定美元,當然還包括其它國家的貨幣。

  但是,Libra的命運是港元還是俄羅斯盧布、阿根廷比索,完全取決于Facebook成立的國際管理組織Libra協會(暫且定義為Libra的央行)是否具有足夠的外匯儲備。

  如果美元波動大,Libra為了維持價格穩定,低買高賣,未必能夠維持其價格穩定。Libra的外匯儲備來自哪里?

  Libra協會本身不能成為盈利機構,與央行職能相沖突。所以,主要外匯來自Visa等信用節點的入會費,以及Facebook的援助。但是,這應該遠遠不夠。

  新興國家,具有一定的創匯能力,多數都難以完全維持本幣穩定。Libra的主要壓力是,美元波動時如何保持價格穩定。

  Libra錨定一籃子貨幣能否分散風險?所謂一籃子貨幣,依然是美元為大,因為其它貨幣更不靠譜。

  這種觀點其實站不住腳。目前的國際貨幣體系對美元是最為有利的。美元掌控了全球資產及他國貨幣的定價權,但是不需要承擔相應的責任。

  還有一種觀點似乎更為直接,貨幣當局無法遵守法定貨幣的合約,憑什么相信Facebook完全履約?

  目前區塊鏈技術可以做到不可逆、更公開透明,但無法確保Libra價格穩定。更何況Libra采用的超級信用節點以及許可型區塊鏈,并不是徹底的去中心化。Facebook在技術路徑更加實用和成熟,但數字貨幣信仰者對其可信度提出質疑。

  不信任的問題,最終會引發監管風險。這就是最后一個問題:Libra挑戰法幣權威以及國家貨幣主權,是否會被監管扼殺?

  歐元區以及新興國家對貨幣主權的捍衛是非常堅決的。若Libra威脅到他國匯率安全,必然會受到監管和打壓。作為Facebook一家公司,外匯管制國家有各種辦法管制Libra,其中包含對Facebook的反壟斷調查。

  目前,穩定幣USDT因為給一家交易所提供貸款,正在遭受紐約州的調查。USDT一邊扮演央行發幣,一邊干商業銀行的事,這顯然是天下之大不韙。

  在美國,相信Facebook與多數監管機構都有所溝通,他們應該做過監管風險的評估。美國監管機構的自信主要來自他們對Facebook及Libra的掌控權,即美元對Libra的定價權。

  所以,美元掌控了游戲規則及定價權,美國有這種自信給予Facebook一定的空間做嘗試。對于美國來說,這是一個進可攻退可守的策略:若Libra有所表現,美元相當于借Libra積累了數字貨幣的領跑優勢;若Libra失敗也無傷大雅。

  作為一種超主權貨幣、一種全球化的分布式銀行系統,Libra依然是一個重要的嘗試。

  白皮書中強調,Libra的目標是與法幣并存。Libra,不要試圖挑戰美元及法幣,低調地活著就是最大的利好。

(我愛長治新聞52changzhi網)

(0)
0%
(0)
0%
凯旋娱乐官网 11| 251| 305| 623| 764| 761| 68| 887| 464| 179| 854| 50| 686| 770| 26| 485| 149| 188| 503| 332| 818| 332| 674| 530| 419| 959| 467| 941| 575| 617|